低调是个技术活

时间:2017-03-15 点击:709 发布:中心管理员

在我还没有踏入社会之前,已经有很多前辈、师兄告诉我:做人要低调。在那个时候,我尚未具备对各种命题的判断能力,只能将这一说法作为“子曰”一类的金玉良言默默地记在心里,至于为什么却从来不曾去追问。但是随着阅历的丰富和分析判断能力的提高,我发现,实际上,“低调”并没有像前辈和师兄一样暗示的带来预期的个人威望、关系等预期的收益。这是怎么回事?

一起来看一下。

当我们说“低调是好的”的时候,这里的“好”究竟是指什么?好像并不是说道德上是好的,更多地,它指的是一种比较好的人际互动策略。就是说,当我们推崇低调时,并不是因为道德上的理由,不是因为它是一种美德;而是因为,它能够给我们带来现实利益,比如别人对我们的认同、拥护甚至是直接的物质利益。既然作为一种策略,它必然是有其成立的条件,策略之所以为策略,逻辑地蕴含了它所适用的情境。所以,考察一下“低调”这一策略所适用的情境,对于避免我们胡乱低调是大有裨益的。

那么,到底是在什么情境下,我们有必要采取低调策略呢?

1,在一个表演性的情境中,别人是主角,而你是配角的情境下。比如,有上司或领导在的会议或饭局,这个情境预设的就是上司或领导是主角,作为配角,不能抢领导的风头。在这种情况下,低调是一个配角应该具备的修养;

2,在一个同质性的竞争性群体内,没有表演舞台的情况下。比如,在一个团队里,每个人的身份都是平等的,且具有强烈的心理-利益上的竞争,任何出彩的机会都可能通向某种现实利益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没有合法的表演舞台(集体完成某个目标,如做某项目),自我表现只能被其他人解读为利益上的侵犯,成为大众的对立面。此时,低调也是一种很好的自我保护策略。我们经常说的“低调做人”,往往指的就是在这种情境下;

3,初次进入一个陌生的博弈情境中时。此时,因为对于各方面的信息(态度、立场、博弈能力)都不了解,适当的低调,避免暴露自己,是一个成熟的博弈者的必然选择。

ok,我们说低调策略在以上情境中适用,同样地,我们可以揭示,在其他情境中低调策略基本上是个相当臭的策略。具体来说:

1,在表演性的情境中,大家的关系是平等的情况下,低调等于对大家表示“我不存在”,流失了自己给其他人留下印象、建立联系的机会;

2,在一个同质性的竞争性群体内,出现了表演舞台和机会的情况下。这种情况下,任何人都有合法表现权,任何人的表现都在默认的规则之内,所以不会得罪他人;而在此时低调,放弃表现的机会,等于放弃自己树立自己的积极形象和权威的机会。可以说,是在博弈尚未开始前的缴械投降。我们通常说的“高调做事”,指的正是在这种情境之中所应采取的策略。

3,在朋友、亲人、爱人面前采取低调策略。在这种情境下,应该是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自我,让自己体验人类的高级情感的时候,高调、自我暴露,实际上有助于深化关系、体验自然情感,如果再采取低调策略,会让朋友、亲人、爱人产生心理防御,对于这段关系来说,属于自杀式处理。

通过以上分析,可以充分说明,低调作为一种策略,是有其适用的情境的。不论情境地采取低调策略,是一种智力上的偷懒行为,对于心理来说,也是一种杀伤。因为低调跟玩深沉一样,都是对自我的一种压抑,这种压抑如果变成了一种稳固的心理模式,不能够及时地宣泄郁积在心理结构中的心理能量,只会导致对内或对外的攻击性。而高调呢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相当于一种心灵的有氧锻炼,它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面前的力量感,也有助于抒发郁积在心理结构里的心理能量,对心灵排毒。从现实来说,在以上列举的特定的情境下,也有助于收获人望和纯粹的关系。

在这里,还应当点出“做人要低调”作为一种流传甚广的原则,似乎有一种被道德化的倾向,也就是说,这一原则似乎在流传中逐渐具备了某种神圣的道德属性,低调在部分大众的认知中变成了一种高尚的行为。这种认识是十分有害的,它非常容易变成一个人自我压抑的合理化理由,从而配合心理上对自我的杀伤——不懂得技术性的分析,在利益和心理上损害自己,不亦悲乎?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