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女生自爱而生的焦虑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

时间:2005-02-28 点击:2664 发布:赵阿华

一个女生自爱而生的焦虑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

我是不是快“疯”了?

高考结束后,前来咨询室进行考后心理调适的学生和家长不少,心怡也是夹在他们当中走进来的,所以当她在我对面坐下来的时候,我并没把她的问题想得很严重,以为也是一例学习压力引起的焦虑症。

“我到咨询室门口来过好多次了!不过一次也没敢进来。”心怡有些紧张地说。我微笑着点点头,用眼神鼓励她往下说。

“今天我来之前下了很大决心,无论如何也要走进咨询室,把我的事情讲给您听,请您帮助我,……我觉得自己变得太多了。我是高3的学生,今年毕业,被保送上了大学,别的同学都很羡慕我,说我不要太开心噢,既没有高考的压力,也没有等待通知的不安。爸爸、妈妈也觉得我可以轻松轻松了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反而就是轻松不下来,更开心不起来。每天都觉得头胀胀的,老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而且特别害怕看到一些特别的字眼或图片……”

“什么样的字眼、图片呢?可以给我举个例子吗?”我轻声地询问。

心怡有些犹豫地望着我,我点点头,她终于小声地说:“比方说‘死’啊什么的。”

我鼓励着点点头。

“这种害怕已经有半年了,每次我都尽力避开这些文字啊,图片啊,镜头啊。又不敢跟父母亲讲,怕他们不理解,骂我,后来跟一个好友讲了,好友说:'这有什么好怕的,勇敢点。'可我还是害怕,而且每次都觉得人很难受,好像血液一下子全往头上涌似的,胃也难受极了。除了这个以外,我每天还老是睡不好觉,躺在床上就会胡思乱想,有时候想:‘心怡是谁?我是谁?我为什么活着?人为什么要活着?'照着镜子的时候,我又想:‘是的,我占据了这个肉体。'跟别人说话,我也会怀疑说话的是不是我……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,以前的我开朗、乐观,而现在情绪却总是很差,提不起精神,觉得生活很无聊,常常有无名的压抑和痛苦,甚至有时会突然想到自杀……我现在很怕一个人呆着,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……”讲到这里,心怡的眼睛里泪光闪闪的,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我:“老师,您说我是不是疯了? ”

我笑了笑,伸手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,稍等了片刻说道:“你看,今天你能自己鼓起勇气到林老师这里来做咨询,又能很流利地讲述自己的情况,说明你是一个很聪明、理智的女孩,怎么会是‘疯'了呢?老师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,你是一个很正常的人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心怡半信半疑地望着我。

“可是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正常的现象,对不对?”我接着说。

心怡用期盼的目光等待着,我接下去解释:“就像一个正常人也会感冒、发烧一样,正常人的心理有时候也会因为有这样那样的‘病菌'入侵而生病,显出不正常来,这些‘病菌'可以是生活里突然发生的事,也可以是我们心里早就携带但是没有‘发作'过的一些细枝末节,或是我们性格组成中的某些特殊成分,你马上是大学生了,下面这个问题你一定回答得出来--人在什么状态下最容易感染病毒而生病呢?”

心怡认真地想了想说:“应该是体质比较弱、抵抗力差的时候吧?”

“那什么又会导致抵抗力差呢?”我接着问。

“嗯……营养不良,遗传,还有疲劳过度……”

“对呀,我们的心理也是一样,当它所受的呵护不够,承受的过多,太累太虚弱的时候,这些里里外外的‘病菌'中的某一个就会像定时炸弹那样‘爆炸',让我们觉得很不舒服,好像突然间做什么都不对劲了。”

“对,林老师,我就是这种感觉!”心怡使劲地点头。

“嗯,所以,从今以后,林老师和你的任务就是‘排弹',找出那些使你那么难受的事情来,一件一件地消灭它,或者给他们换个安全环境,然后在你的心里重新‘洒水'、‘种花',让它再变得阳光明媚,好吗?”

心怡被我说得破涕为笑了,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,她已经对我产生了完全的信任,而先前那个关于“疯”的念头,已经被这份信任彻底消灭了。

“你现在的状况,是因为情绪过于压抑,精神过于紧张而造成的,青少年中出现你这种症状的人很多,林老师就接待过不少。告诉我,你是不是一直都对自己要求很严,不允许自己犯一点点小错或表现出软弱?”

“对的,我就是这样的。”心怡不停地点头,又告诉我:“从小我一直希望自己活得更有意义一些,我尽量把每分钟都过得很好,很充实!”

“那你一直都做到了吗?”

“几乎是的,我的成绩一直很好,班级工作也很出色。不过……”心怡的脸色黯了一下,“高2那年我生了心肌炎,住了很长时间院。那段时间我过得很不好。”

我点点头,没有接着这个问题问下去,转而问了问她幼儿、童年、少年期的一些情况,又做了SCL-90自评量表,结果显示:

总分:127

总均分:1.444444

阳性项目数:48

阳性症状均分:48

躯体化:1.083333

强迫症状:2.4

人际关系敏感:.1111111

抑郁:1.769231

焦虑:3

敌对:.6666667

恐怖:1.714286

偏执:.6666667

精神病性:.8

判断主要是看各因子均分(分值O-4分),超过2分表示有中等程度症状;3分以上,表示有相当严重的倾向;2分以下不考虑。

心怡的焦虑分明显偏高,强迫分次之。

我对心怡简单解释了量表得分,然后说:“你刚才讲的林老师都记在心里了,而且我想接下去你要讲的将是非常重要的,那段日子对你的触动一定不少。今天我们先到这里,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,如果愿意的话,也可以把那段时间里你想过些什么、体会到了什么都写下来,下次带来我们一起分析,好吗?”

“写下来吗?”心怡低着头想了想,说:“林老师,我想下次带些东西来给你看,好吗?”

“好呀。”我答应道。“一定是女孩子的日记本什么的。”我想。

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猜对了,但我绝没有想到的是,那本日记却给我带来了无比强烈的震撼,我只觉得再高明的小说家也编不出那样纯情的故事来。

是早恋,还是绝恋?

心怡第二天就带着她的日记本来到了咨询室。

“这是我从高2生病开始写的日记,那时我第一次发觉自己也和平常人一样脆弱,本来以为什么都能够被自己安排得很好,可是大病一来,我就像只玻璃杯,摔碎了。我不能去学校,也不能多看书,觉得生命都白白浪费掉了,很恼恨。我的这些感受都写在这本日记里了,里面还有一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。我不知道这些跟我现在的问题有没有关系,我想跟您从头说说……”心怡边说边打开了日记本精致的小锁,翻到第一页,递给了我。

日记本的扉页上,贴着一个男孩子的照片。男孩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衣,高大英俊,脸上挂着十七八岁的高中生才有的稚气纯真的笑。

“这是健君,一个患白血病的高中生。我认识他是从报纸上的一篇报道开始的。报导里说他是市重点中学的一名高材生,高3的时候,也就是去年吧,检查出患了白血病,家里父母双下岗,经济非常困难,而健君手术需要几十万。那时候我也正在生病,看了报导,就决定去医院看看健君,再送100元钱给他。健君不是我资助的第一个病儿,我从高1起就开始给一些报纸上报道过的生活困难或身患疾病的同学寄钱、写信或是送书了,用的都是自己的压岁钱或稿费。健君是其中最可怜的一个,因为我去看了他几次才知道,他的家庭太缺乏爱,父母根本就不像报导里所说的那样关心他,他们甚至会在健君的病床前大吵大闹,到了最后健君病危,需要抢救时,两个人竟然都不肯签字,说:‘谁签字谁付钱!'我因为正好在休养阶段,时间很空,又离健君的医院很近,所以常去看他。刚开始的时候,健君总是像个小孩一样一见我就顽皮地笑,后来我们谈得多了,有一次他当着我的面哭了起来,他说他不怕病魔,可他怕父母吵架。我渐渐知道他的心里很苦,从小父母老是为了钱和房子的事生气,一生气就拿他当出气筒,妈妈还动不动就带着他离家出走。为了让父母高兴,少生气,也为了麻痹自己,他从初3开始就没命地读书,成了学校的尖子。这些事情都是他写在日记本上的。为了互相鼓励,我们交换了日记本。为了让健君开心,我总是讲些笑话给他听,又一起唱歌。健君开玩笑说,等他病好了,要画一本关于我和他的幽默漫画集,我的化名叫‘心怡',他叫‘健君'。有一次我去看他,看到病房里都是来捐款的人,还有电视台的记者,就悄悄地走了,没想到他躲开记者,从10楼追我到1楼,人累得浑身都湿透了。他说我的出现让他第一次觉得有人真正地关心他,第一次觉得天下除了像他妈妈一样追逐金钱、利益的女性以外,还有善良的好女孩。那天下午我去看他,他一个人在吊盐水,时间很长了,他想上厕所,我只好帮他把盐水瓶拿过去,走进洗手间,他突然回转身来,满脸的泪水,我吓坏了,连声问他怎么了,他不回答,只是一个劲地摇头,过了好久才用颤抖的声音说,他愿为我死……他还,健君他还在我的额头上飞快地吻了一下……这是我一生最大的秘密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我当初真的只想多给健君一点快乐和关心,因为他不像别的病孩有家人贴心的关爱。健君写给我的日记上说,他经历了那么多,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他说他懂得什么叫爱,他喜欢善良、纯朴、一心想着为别人付出的人,他说他也要为这样的人付出。他说要为我活下去,要在24岁的时候有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有固定的收入,有存款,要让我的父母放心我和他在一起……健君一直很顽强地抵抗疾病,可是两次骨髓移植手术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耽误了。最后,台湾那位捐献骨髓的人可以进行移植了,健君却又患了感冒,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好。那天凌晨6点,我接到他父亲的电话,赶到医院的时候,健君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我,一直看着我,我知道他还有话要对我说……”

心怡讲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。我捧着这本那么特殊的日记,就好像捧着两颗水晶心,久久不能做声。要不是职业要求需要冷静,我的眼泪也早已下来了。与健君短短数月的相处,更是留下了无数的疑问:一个一米八几的同龄人美好的生命就在她眼前枯萎下去,而他的亲人怎么还有心为住房、钱款产生纠纷?报纸的报道怎么会抹杀掉一些真情,又把一些没有的事讲得很动听?尽管她和其他好心人尽了那么多努力,却还是没能留住健君的生命,那么这些资助活动还有没有意义?她又究竟能为这些病人们做些什么?……所有的问题纠结在心怡心里,直到今天,才有了可以宣泄一气的机会。

我把日记本留下来,详细地看了很多遍,排除故事虚构的可能性,同时更仔细地分析健君和心怡的这段交往带给心怡的心灵撞击。健君在一篇日记里写道:“我一生虽成绩骄人,但活得很孤独、寂寞,爸爸、妈妈因为有了我才结婚的,两人感情不合,一直吵闹,要不是我每次又跪又求,他们早就离婚了。我懂得我的未来只有靠我自己来创造,我也想给这个家带来一些快乐,所以我发愤读书,像个机器人一样。上高3了,又得了这个病,我原来的目标是重点大学,现在我觉得风险太大,万一我再累倒下去,就没办法报答你了,你也会很伤心的……不过我一定努力,我暗暗告诉自己:健君,你要争气,要让全世界都为我们高兴!……”

望着照片上那张纯真且是近乎透明的笑脸,我无法想象当他离开的时候,这个外表柔弱的小女孩心怡是用了多大的力量来承受的!

死亡是生命的另一部分

心怡第三次来到咨询室。我和她一起建立了一个焦虑等级量表,把她对于死亡的恐怖分为10级,从弱到强依此是:植物死亡--昆虫死亡--大型动物死亡--写到死亡--读到死亡--随意联想--看到图片--看到镜头--听到过程--亲临现场。然后我教会了她渐进性肌肉放松训练法,让她从脚到头全部放松。

心怡学得很快,第一遍做完,她的双眼微闭,头靠在沙发上,脸上浮出一种很祥和的微笑。“很舒服,林老师。”她轻声说。

“好的,现在我们开始脱敏疗法。林老师会根据你的等级量表,从最弱的那一项开始请你想象或接触,你听到或想到时,有不舒服的地方,就马上告诉我,好吗?”

“好的。”心怡非常配合。

我拿出一朵事先准备好的已经枯萎的玫瑰花,轻轻放在心怡手上,然后让她慢慢睁开眼睛,告诉我看到了什么。心怡好奇地说:“是花呀?”我说:“是呀,一朵已经凋谢的花。凋谢是植物的一种死亡,你怕吗? ”

心怡摇摇头:“我觉得很放松,能够面对这种凋谢。”

“好的,我们继续往下。”我说着,又拿出了一枚瑚蝶标本,放到心怡眼前。心怡说:“以前看到的时候,会觉得有点头晕,但今天没有,好像还可以仔细看看。大概因为做了放松操,加上环境也很舒服的原因吧,我不紧张。”

“对,这就是生理作用于心理的表现。情绪的变化可以引起我们肌肉群的变化,反过来肌肉群的有意识变化对情绪也有很大的影响。所以这套放松操你回家后要每天做两次,让自己的肌体先学会放松。”我趁热打铁,给心怡增加心理常识,以争取她更积极的配合。

接下来的放松进行得比较缓慢,每一个层次都有两到3次的反复。我让心怡把她所能想到的关于死亡的词都写下来,写到哪里不舒服了,就停下来,对感到紧张的部位进行放松,然后再写,直到她觉得已经“无所谓”为止。接着是朗读罗赛宁的诗“当我死了……”;然后是看有关死亡的图片,看齐豫MTV《飞鸟和鱼》里的死亡场景。我一边帮她做脱敏,一边跟她讨论,为什么导演要用这些场景,表现的是什么;“死亡”这个主题又是如何在艺术作品中得到美的升华的。

3次的系统脱敏,加上心怡在家里的配合作业,最后,心怡开始愉快地跟我说起《阿甘正传》中阿甘母亲临终时告诉阿甘的一句话来:“死亡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。”我惊叹于这个女孩子的领悟力,但同时也有些担心,因为接下来的治疗没有这么多的表面现象作为对手,反而会更难于进行。心怡会不会在第二个治疗阶段里丧失信心,或是“谎报军情”呢?

生活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

心怡的焦虑属于特质型的,也就是说她的性格本来就容易焦虑,对自我过于苛求、追求完美,都会造成她的过度紧张。这一点我已经跟心怡讨论过很多次了,她接受,但对于治疗似乎于事无补。“我还是对自己要求很多,因为我爱自己,害怕浪费生命。”心怡说,“但是我现在明白一点了,那就是真正的对世界宽容就是不能要求别人都像自己一样活着,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活目标。健君的父母也一样。报社记者也有他们的种种用意。我开始对各种生活里会出现的千差万别的情况有心理承受力了,我不再会像以前那么想不通了。”

这当然是她人格成熟的一个标志,也是认知疗法的一点成功。可是对于她的始终无法宽容自己却还得调整一下治疗方法。

我安排心怡参加了“学生心理沙龙”,并让她担任理事。心怡很开心,也很投入,把每次的活动都策划得有声有色。生活充实起来,加上有同龄人的交流,她的强迫性穷思积虑开始好转了,我又鼓励她把自己思索的一些问题讲出来与大家共同讨论。慢慢地,她不再有很多无意义的思考了,但兴奋点却转移到每次沙龙活动的好坏上来。“每次我都会在脑子里预演或回放一下活动的全过程,搞得头胀胀的。”心怡说。这是我预料之中的,这个兴奋点的转移使我和心怡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里来解决问题,而不再围着那些因生活空白而产生的“哲学思考”兜圈子。我希望它们“自然”消失。

我开始跟心怡讲“森田疗法,”讲什么叫“顺其自然”,但并不要求她照做,只是让她参悟其中的道理。同时建议她多到大自然里走走,体会什么叫“自然”。心怡接受我的建议,争得父母同意后,到乡下亲戚家住了一个星期,回来之后一脸喜悦地跟我说:“林老师,真的,大自然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祥和,又都是生机勃勃的!它们似乎都很享受生命本来的样子的!”

我也为她的心得而喜悦,同时询问了她最近的睡眠状况。她说她最大的收获就是现在可以“非常快乐地和自己呆在一起而不慌张了”,她开始明白“就像每一个正常人都有影子一样,她也和别的人一样有缺点,有脆弱的时候,也有活得像小草一样平凡但自然的时候”。关于健君,她也逐渐能把他当作自己记忆里的一部分来容纳,而不再是想藏没处藏,想忘忘不掉了,因为就像我说的,“你的悲伤、纪念,都是正常的。生命就像足球,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健君就是这门艺术中的一部分,也只能是一部分。抹杀掉,是不可能的;扩展成全部,则会遮盖掉生命的其他精彩之处”。心怡说她现在觉得好像终于可以喘口气,像以前一样坦荡地做人了。健君给了他最真挚的情谊,她完全可以坦坦荡荡地珍惜。至于那是不是爱情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我最后给心怡安排了两次催眠,希望借此可以更好地巩固已经取得的效果,同时增强她自我心理调节的信心,根除她对咨询的依赖。催眠比想象的进行得顺利,心怡每次都有无比愉悦的体验,结束之后,她告诉我“现在就想跳起来,因为整个人都好舒服! ”

心怡的治疗与咨询就这样结束了。我不敢担保她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还会不会出现类似的心理状况。因为在我看来,人格的成长必定要经历一些反复的。而且从我学做咨询以来,对于心怡用的技术方法最多,我不知道这样的“多管齐下”会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根据来访者在不同阶段的不同情况及时调整治疗方法,比死守一种技术要好得多。也许,这也是“以人为本”的表现之一吧。

有人说:“少女情怀总是诗”。生活中像心怡这样性格的女孩不少,在她这个年纪碰到类似问题的人也不会少,她们对自己要求很高,学习工作都很出色,这一点往往会使家长和老师忽略她们成功背后的心理问题。过多的赞誉也许会把她们到了嘴边的话又堵回去。这样,跟一般的孩子比,不良情绪反而更加不易宣泄。所以,无论是老师、家长还是心理咨询师,在面对她们的时候,最好都能更感性化一些,“将心比心”,减缓她们的心理负担

评论列表
第 1 楼 ````` [2008/5/27 11:19:02]
这个世界总是美好的事情多于不美好的事情的,顺其自然就会好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只要自己轻轻松松的就好...不过有时候觉得死了会是一种解脱,呵呵,但是解脱又不是只有死亡才能找到,顺其自然的创造美好的生活,创造美好的明天也是一个不错的寄托,用寄托来取代解脱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啊.
第 2 楼 55 [2008/10/22 0:10:30]
看完这篇文单,我没有什么感慨,唯一想起的是在这个学校曾经有我的另一半。唤起的是我们的回忆…… 55
第 3 楼 wo [2008/11/18 20:47:19]
男孩很坚强,心怡太敏感,社会上残忍的事很多很多,我们还是不要太敏感的好,为了尽量少让自己受伤!
第 4 楼 wo [2008/11/18 20:47:19]
男孩很坚强,心怡太敏感,社会上残忍的事很多很多,我们还是不要太敏感的好,为了尽量少让自己受伤!
第 5 楼 wo [2008/11/18 20:47:19]
男孩很坚强,心怡太敏感,社会上残忍的事很多很多,我们还是不要太敏感的好,为了尽量少让自己受伤!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
系统登录